弦弦不是炫炫

#a游楚留香 自己角度写的 真情实感
#滚呐 怎么会给我写哭了
#我在江湖有个家
“我叫花长生。”
  我是江湖上一个游手好闲、四处乱逛的侠客。大家都只喊我“少侠”,我拜在暗香门下,算是门派中的师姐了。可我的修为却奇低,宁宁师姐和掌门兰花先生总是怪我不够努力,天天去看意中人邱居新,或是同知己唐墨辞游山玩水,约去云梦汤池泡汤。我的修为比许多师弟师妹门低上一截,连与自己一起吃喝玩乐的墨辞,作为同门师弟,也可以吊打自己。关展眉先生也曾说过,我是个令人心疼的孩子,在江湖寻得了两段感情,可花长生这个放荡不羁的人怎会被儿女情长左右?挣脱了桎梏,又是自由自在的花长生。
  不好好升修,只想着玩也是会吃亏的。华山论剑时只能靠“嘤嘤嘤”来保佑自己不会被欺负;烽火戏诸侯只敢拉亲友一起匹配;天下会武时可以sorry全场;暗影行当揭榜困难;劫镖时被人悬赏挂上红榜后又被同行的江湖侠士抓到自闭;最惨的是每次开红名干坏事总被义士强行抓入监狱。自己虽然无恶不作,但也酷爱带队下副本,装备一件不收。
  墨辞买了房,我跟着一起同居。平时靠强行抱抱壁咚(划去)结识了许多行走江湖的侠客,有与自己同门的暗香师姐、师兄、师弟;有性格直爽的华山师姐;有武当帅气的师兄;也有云梦温柔的师姐;还有可爱的沧海小萝莉和某...脾气暴躁天天喊我去屠沧海的少林小秃驴。
  花长生呀,天天跟着墨辞蹭吃蹭喝,不想走路就让墨辞抱着自己走,轻功逃走等着墨辞追来,骗墨辞跳塔还开红杀墨辞爆墨辞的装备,进监狱还得墨辞来劫狱。
  这么没心没肺的我呀,也会想念我的亲友们,想念天天喊我“黄口小儿”的武维扬;拉我数星星的薛宝宝;拿我开刀的薛衣人;自作多情的主母林清辉;一言不合就合体的艾青、艾红姐妹;渣到不可一世辜负两人的楚留香;坚强有温柔的苏蓉蓉和张洁洁;风骚的胡铁花;令人捉摸不透的原随云和南无生;英气十足又深情的高亚男;武当牛郎团;会织网的鬼琵琶;敬业的梁妈妈;总睡不醒的叶澜;坏的彻底的朱文圭;助我多次的来去师祖;深藏不露的扫地僧;和被“义父”这个词禁锢的,我的一生知己方思明。
  我还会想曾经为了帮助云从龙而打通的十二连环坞;想探个究竟,以“献剑”为借口进入的薛家庄;为劫人而擅自闯入的麻衣圣教;风景如画的江南;空无一人的明月山庄;正派的少林寺;寂静无比,人迹罕至的蝙蝠岛;拥挤的中原和热闹的金陵。
  其实,我一直都很想告诉麻衣教的信徒们:我们中原人呀,是不会排斥你们的。放弃那可笑的善神吧。
  最为想念的,是那于我来说最为特别的、独一无二的初坎道长——邱居新。道别后,邱师兄要记得想我呀,一定要记得。以后呢,再也没有一个心术不正,天天围在你身边蹦蹦跳跳吵吵闹闹的小姑娘啦。您一定要保重啊!别人送你的宝石不要收!!!也记得要快快乐乐的。
  别了,香帅。不能再陪你闯荡江湖了。
  别了,掌门。不能做你的乖(逆)徒弟了,也不会再折腾你了。
  别了,蓉蓉姐。香帅还是要靠自己追的。
  别了,思明。希望你可以再遇到一个比我更好更了解你的知己。
  这里的一切,大家,都是我最喜欢的,我会一辈子记得。
  我的亲友们,抱歉,我的头像就要先暗下去了。
By:清和风 一树碧情 花长生
(p1p2为以前的自己,捏过一次脸)
(p3p4是现在的自己)
(p5p6是云梦小号,ID双一)
(p7p8是华山小号,ID安酒)
(p9是沧海小号,ID孟美岐)
我们暗香,吃小孩!!!

评论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