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弦不是炫炫

江湖上的他们(下)

前文指路http://xianxianbushixuanxuan.lofter.com/post/1ef70904_effa3c15
#有友情有乙女
#ooc预警
#小学生作文
#大部分对话体
#食用愉快!

Ver.苏蓉蓉
“蓉蓉姐,你明知道楚留香是个玩弄他人感情的人,为何还如此执迷不悟?”
“住口,不可随意诋毁公子。”
“蓉蓉姐....可...”
苏蓉蓉打断了你的话,转身向前走去。
你征在原地,并没有选择追上去。
蓦然,苏蓉蓉回头道:“少侠,你的心意我是知道的,但,蓉蓉是个心胸狭隘的人,一颗心存不下二人。”
刺痛

Ver.东瀛忍者(薛家庄副本第二个boss)
“这位兄弟,说真的,你的地刺好酷,可以教教我吗?”
“いや,これはどく独もん門である。”
(不要,这是独门绝招)
“啊???”
“でも、べんきょう勉強しようとおもっ思ってもいいです。じゅうぶん十分につよく強くなったら、またわたし私をさがし探してください。”
(不过,你想学也可以,等你变的足够强的时候,再来找我吧。)
“告辞。”
(内心os:喝多了吧)

Ver.邱居新
“邱师兄,我今天给你带了好多宝贝。”
“嗯。 ”
“今天的嗯嗯师兄也只会嗯呢。”
“......”
“开玩笑啦,没事的话我先走了,师兄保重!”
“等一下。”
“怎么啦。”
“昨天看见...咳...你去找蔡居诚了,蔡居诚心术不正,你,别理他。”
“啊啊,原来邱师兄是喜欢蔡师兄的吗...对不起我打扰了。”
“不是...”
“嗯?”(你一脸坏笑)
“......”

(我只想让你来找我啊)

Ver.梁妈妈
“这位少侠可真是得了副好皮囊,瞧瞧,这小脸,多嫩呐。”
“哈哈哈,妈妈不愧里阅女无数的老鸨,真有眼光那妈妈你看看我这样的,若入了你们点香阁,能不能做个花魁呢?”
“哈哈哈,花魁哪能是说做就做的?江湖上哪个人不知道少侠你心狠手辣,除去那风流的楚留香,和那比少侠更狠更毒的万圣阁少主、阁主,还有哪个人敢娶少侠你呢。不过啊,少侠可以多来点香阁学习学习,有我们头牌给你指点了,肯定能做个窈窕淑女。”
“梁妈妈居然这么说我,难受。”

Ver.方思明
你躲在树后,时不时地探头看着在前方闲逛的方思明,你不禁暗自想到:这么美的人,居然会与自己结识,上辈子怕不是一个每天起早贪黑把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的贤明君主。
回神。你又抬头看了看眼前的人,却发现他早已消失在你的视线中了。
“糟了,怕不是跟丢了。”你脱口而出。
“这么喜欢跟着我?”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“方方方方方方思明!!!!”受到惊吓的你撒腿就跑。,谁知身后的人抓住了你的胳膊。
“站住,我允许你跑了吗?”
“我....对不起!!对不起!对不起!我再也不跟踪你了。“
“我说不允许你跟着了吗?”
“啊?”
“只允许正大光明的。”
“!”

Ver.衰公肥婆
#纯对话预警

衰公:“嘿嘿,这楚留香细皮嫩肉的,和我当年有几分相似,怪不得把我们圣女迷的团团转。”
你:“衰公啊,照您这么说,您当年一定是个风流倜傥,夺得无数女孩芳心的情圣吧!”
肥婆:“哎哎,少侠呀,你可甭听这糟老头子瞎说,当年呀,可还是他死缠烂打我呢。”
你:“噗,真的有这回事吗?”
衰公:“淦!你这老婆子一天到晚就知道瞎说!”
肥婆:“你这糟老头子也好不到哪去!”
(哎哎,你们别打呀,别打呀。)

dbq我更好慢

好累

是我的人设!全都是约的稿啦xx

讨厌你

超短

随笔

[数学x你]

他笑了。

那副黑色的眼镜是他温文尔雅的象征。

你怨他太死板,太清高,说话没有度,两人间的代沟太大,无法交谈。

对于这些,他从未说过什么。

这反倒让你认为他是懒得搭理你。你开始变得暴躁,喜怒无常,甚至把所有你没做好事的原因都强加到他的身上。

他从未怨过你。

“我已经这样对你了,你为何还如此执迷不悟的跟着我,你不恨吗?”你终于开口问道。

他顿了顿,道:“从未。”

“即使你不懂数学,也不懂我。”




(最后一句不突兀啊 这篇的他指的是数学🙆🏻‍♀️我是个画手我就瞎几把写写)


一句“就算你不想理会我,不想了解我,不想接触我,我也会....”不知道要不要加,因为会什么我没想好(bushi)



姐妹篇:你好,几何先生

写了2k+,编不下去了,还是很讨厌数学

 @卡依 是我的沙雕网友给我画滴诸葛亮x我

是自己的人设!!!我爱她

喜欢诸葛亮是一眼沦陷的xx而且亮亮是在1.24上线王者荣耀正式服的,刚好是自己生日的那一天!!!我把这个叫做缘分XD

江湖上的他们(上)

#有友情向有乙女向!!!
#小学生作文
#避雷
#严重ooc
食用愉快




Ver.武维扬
“干!”
“你这黄口小儿,看着这么弱不禁风,酒量却意外不错。”
“武兄可别拿我打趣了。”
你举起碗,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,顺手摞在一旁。
“哈哈哈,当年帮云从龙讨伐我的黄毛丫头长大了,可有心仪的人?”
“武兄喝醉了吧,都开始乱说话了。”
“那就是没有了?你这小丫头粗鲁的狠,哪个男人会要?哈哈哈。”
“武兄可别拿我打趣了。儿女情长什么的,很影响我行走江湖的。”
“哈哈哈哈,你这丫头倒是幽默,你若不想孤家寡人一个,我可以在我帮给你挑选一个合适的人选。”
“好。”



Ver.薛笑人
“嘿嘿,你又来偷看宝宝数星星。”
“才没有!”你轻松跳至房梁,坐在薛笑人身旁,看着他认真的数星星。
“一颗,两颗……”
你听的有些困,薛笑人却数的不亦乐乎。于是,你开口问道:“数了这么多星星,宝宝不困么。”
薛笑人并没有理会你,你尴尬地瞥了他一眼,发现宝宝早已酣然入梦。
“哥哥……”薛宝宝嘟囔着。
终究还是兄弟情深,他也只是个孩子。你躺在一旁,看着天上的星星。
“一颗,两颗……”



Ver.薛衣人
“前辈,你看这剑如何?”
“剑锋七尺三寸,净重七斤十三两,寒铁为骨,是把好剑!”
“前辈为何苦练剑术?”
“……”
“前辈?”
“为了保护弟弟。”
“前辈真是冷漠。”
“老夫不善言辞。”
(果然是个弟控)
(骨科我爱了)



Ver.张洁洁
“张姑娘,这么大的雨,还是快回屋吧。”
“我既然身为麻衣教的圣女,就必须承担我应有的责任。”
“张姑娘.....”
“少侠,这些天来多有麻烦你的事,作为报答,少侠遇到难事我麻衣教定会全力相助。”
“张姑娘……我不需要这些所谓的报答。”
“少侠的心思我知道,可我,不会随少侠出去的。”
“我知道了,张姑娘,照顾好自己。”




Ver.楚留香
“香帅,你这是何意?”被楚留香拿布蒙着眼睛拉着走的你试探性地问道。
“小友稍后便知。”楚留香轻笑。
“到了。”说罢,他小心翼翼的取下了蒙在你眼睛上的布。
眼前是一片桃林,悬悬而望的花瓣被微风吹散,向下飞舞着,落在了眼前人的头顶上,被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拂去。寂静的桃林只能听到潺潺的水声,你对上了他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。
“香帅,你从哪找到这人间仙境的!连我见过最美的映日湖都比不上这里半分。”
“那我们的婚房就建在这里,如何?”
(等等∑(゚Д゚)你)



Ver.林清辉
“说说看,有比我更美的女人吗?”
“没有了,姐姐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美人儿,第一次见到姐姐还以为是仙女下凡了!”
“噗。”林清辉摸了摸你的脑袋,道:“你这丫头,嘴倒挺甜,不过我可不上套,说吧,有什么事情?”
“才没有!”你反驳道:“全都是我的肺腑之言!姐姐是最好看的人,我想永远和姐姐在一起。”
“好啊。”



#待续

华山问雪(一)

方思明x你
Ver.华山
bg向
小学生写作文 避雷
「壹」
   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回华山了,那种天寒地冻的地方,实在不适合人待。你坐在那里叹气。
   远处,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。“穿这么少,不冷么?”你不禁想到。华山这么大,要是真的冻死了,连尸体也找不到。想到这,你连忙跑进身后的听雪楼,拿来了一件外衣。追上了那个男人。外衣被你扔到了他的头上,遮盖住了脸颊,男人身上传来的杀气萦绕你的全身。“师姐教过的轻功可以派上用处了。”此用,便是你用它逃离眼前这个危险的男人。
   “唉。”你长叹了一口气,“华山,还是那么凄冷。”

  听雪楼前细听雪,冷清阶上叹冷清.

「贰」
   施大小姐病倒后,你见到了叶盛兰,他让你帮忙将一封信带给门口的神秘男子。他身上的杀气使你想起在华山遇到的那个危险的男人。是他吗?是不是无所谓了,你不需要与他交谈,只需把信带到就好。
   渐渐的,你与男人相识。
   入夜,你失眠了,轻松跳至房梁。月色很美,是远在天边的苏东坡所说的“庭下如积水空明”,也是早已藏声匿迹的李太白所寄托思念的明月。“能跟他们看一个月亮,真幸福阿。”你不禁开口说道。
   “看来你很有闲趣。”
   “何等鼠辈,藏头露尾?”
   “啧。”
  远处的银发男子渐渐逼近你,银白的发丝在皎洁的月光下显得异常美丽。
   “抱歉,我不知道是你...”
   “嗯。”
   “敢问阁下大名。”
   “方思明。”
   “好好听的名字!”你由衷地发出赞叹。
   “......”

   君之名,宛若冰霜之花.

「叁」
   男人从混沌中醒来,他被壶口村的一个女孩救了。他不想管两个村子的恩恩怨怨,他帮助女孩,纯粹是因为女孩眼睛清澈无比,就好似......华山的某个女孩。
   你来到了这里,又遇到了方思明,心中有一份不被察觉的欣喜。
   开始的几天都那么平常,可某一天,你目睹了万圣阁的人在两个村子间疯狂的屠杀,血风腥雨中,有一个人如深渊般站立,瞩目。
   “方思明!”你大声喊道:“你要干什么!”
   “干什么?啧。不是很明显吗?”
   “难道你......?”
   “......”
   “是万圣阁的人?”
   “是啊。我就是万圣阁阁主。怎么,想杀了我吗?”
   你犹豫了一下,坚定地说:“不会,我拿你当朋友。”
   “朋友?”方思明微微一颤,随即笑道:“好,我记住了,我的朋友。”

   江湖,怎么会是一定无情的?

待续
絮絮叨叨:
好早好早的了,小学生文笔。。跟写作文一样呜呜呜。第一段最后一句话引用了我超喜欢的漫画[两不疑]里的一句。我pick爆。

  

苏轼与王弗

#我瞎几把写的 避雷
《江城子·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》是苏轼在密州所写的。
这一年正月二十日,他梦见了爱妻王氏,便写下了这首传诵千古的悼亡词。
在与苏轼结婚前,王弗是“如娥双眉长带绿”。正是“半年眉绿未曾开”的最佳注解。这也恰好证明了王弗与苏轼相爱后,半年才过了父母这一关。
屏后听语:据说,苏轼本性善良,固守着“世间无恶人”的信条。而王弗则时时不忘提醒他“江湖险恶”、“人心叵测”。26岁的苏轼担任凤翔府签判时,家中常有客人来访。王弗躲在屏风后听察苏轼和客人谈话,帮助苏轼辨别哪些人可推心置腹,交为朋友。哪些人口蜜腹剑,须提高警惕,以免受其害。到最后,王弗所说全都一一实现。
王弗非常了解苏轼,她与苏轼的爱情是令人向往的。那一句“不思量,自难忘”更是惊艳。

#a游楚留香 自己角度写的 真情实感
#滚呐 怎么会给我写哭了
#我在江湖有个家
“我叫花长生。”
  我是江湖上一个游手好闲、四处乱逛的侠客。大家都只喊我“少侠”,我拜在暗香门下,算是门派中的师姐了。可我的修为却奇低,宁宁师姐和掌门兰花先生总是怪我不够努力,天天去看意中人邱居新,或是同知己唐墨辞游山玩水,约去云梦汤池泡汤。我的修为比许多师弟师妹门低上一截,连与自己一起吃喝玩乐的墨辞,作为同门师弟,也可以吊打自己。关展眉先生也曾说过,我是个令人心疼的孩子,在江湖寻得了两段感情,可花长生这个放荡不羁的人怎会被儿女情长左右?挣脱了桎梏,又是自由自在的花长生。
  不好好升修,只想着玩也是会吃亏的。华山论剑时只能靠“嘤嘤嘤”来保佑自己不会被欺负;烽火戏诸侯只敢拉亲友一起匹配;天下会武时可以sorry全场;暗影行当揭榜困难;劫镖时被人悬赏挂上红榜后又被同行的江湖侠士抓到自闭;最惨的是每次开红名干坏事总被义士强行抓入监狱。自己虽然无恶不作,但也酷爱带队下副本,装备一件不收。
  墨辞买了房,我跟着一起同居。平时靠强行抱抱壁咚(划去)结识了许多行走江湖的侠客,有与自己同门的暗香师姐、师兄、师弟;有性格直爽的华山师姐;有武当帅气的师兄;也有云梦温柔的师姐;还有可爱的沧海小萝莉和某...脾气暴躁天天喊我去屠沧海的少林小秃驴。
  花长生呀,天天跟着墨辞蹭吃蹭喝,不想走路就让墨辞抱着自己走,轻功逃走等着墨辞追来,骗墨辞跳塔还开红杀墨辞爆墨辞的装备,进监狱还得墨辞来劫狱。
  这么没心没肺的我呀,也会想念我的亲友们,想念天天喊我“黄口小儿”的武维扬;拉我数星星的薛宝宝;拿我开刀的薛衣人;自作多情的主母林清辉;一言不合就合体的艾青、艾红姐妹;渣到不可一世辜负两人的楚留香;坚强有温柔的苏蓉蓉和张洁洁;风骚的胡铁花;令人捉摸不透的原随云和南无生;英气十足又深情的高亚男;武当牛郎团;会织网的鬼琵琶;敬业的梁妈妈;总睡不醒的叶澜;坏的彻底的朱文圭;助我多次的来去师祖;深藏不露的扫地僧;和被“义父”这个词禁锢的,我的一生知己方思明。
  我还会想曾经为了帮助云从龙而打通的十二连环坞;想探个究竟,以“献剑”为借口进入的薛家庄;为劫人而擅自闯入的麻衣圣教;风景如画的江南;空无一人的明月山庄;正派的少林寺;寂静无比,人迹罕至的蝙蝠岛;拥挤的中原和热闹的金陵。
  其实,我一直都很想告诉麻衣教的信徒们:我们中原人呀,是不会排斥你们的。放弃那可笑的善神吧。
  最为想念的,是那于我来说最为特别的、独一无二的初坎道长——邱居新。道别后,邱师兄要记得想我呀,一定要记得。以后呢,再也没有一个心术不正,天天围在你身边蹦蹦跳跳吵吵闹闹的小姑娘啦。您一定要保重啊!别人送你的宝石不要收!!!也记得要快快乐乐的。
  别了,香帅。不能再陪你闯荡江湖了。
  别了,掌门。不能做你的乖(逆)徒弟了,也不会再折腾你了。
  别了,蓉蓉姐。香帅还是要靠自己追的。
  别了,思明。希望你可以再遇到一个比我更好更了解你的知己。
  这里的一切,大家,都是我最喜欢的,我会一辈子记得。
  我的亲友们,抱歉,我的头像就要先暗下去了。
By:清和风 一树碧情 花长生
(p1p2为以前的自己,捏过一次脸)
(p3p4是现在的自己)
(p5p6是云梦小号,ID双一)
(p7p8是华山小号,ID安酒)
(p9是沧海小号,ID孟美岐)
我们暗香,吃小孩!!!

摘自漫画让我泪目的两
“你不是御狐神”